当前位置: 仙武帝尊小说 > 仙武帝尊 > 第九百一十八章 如何破

第九百一十八章 如何破

轰!砰!轰!

无妄大泽,幽暗死寂,却是轰鸣声如雷霆。

叶辰和黑色叶辰还在血战,从南战到北,从北杀到东,从东打到西。

死寂的无妄大泽,变得不平静了,到处都有滔天的骇浪,是能吞没世间一切。

不知何时,这片世界变得沉寂了。

遥看而去,血骨淋漓的叶辰,正在跌跌撞撞的遁走,鲜血是金色的,但滴落在漆黑的海域中,却被黑色的海水吞的干干净净。

他败了,被又自己打败了。

更确切的说,他是被自己和无妄大泽联合打败的。

这若是在外面,纵然与另外一个自己对决,也绝不会输的如此狼狈,但这里是无妄大泽,他受无妄大泽的吸噬,但黑色叶辰却没有这个威胁。

正如叶辰先前所说,此战,久战必败,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底蕴与黑色叶辰打消耗战。

“无妄大泽,无差别复制。”叶辰拳头握的浸血,从未感觉到如此无奈,莫说是对抗无妄大泽的吸噬,就连黑色叶辰,他都无法解决。

他开始明白,在这里,死亡于他而言,也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铮!铮!

身后,杀剑铮鸣,黑色叶辰追杀了上来,一路都在狂放绝杀神通,丝毫不知疲倦。

叶辰且战且退,不知该逃向何方,也不知哪里是出路,他希望有人给他指出一个方向。

然,这里除了他,便只剩幽暗死寂的无妄大泽和一尊没有情感的黑色叶辰,便再无其他人,所谓的方向,便是无边无际的黑色海域。

如何破!如何破!

他内心在嘶吼,在咆哮,眼眸血红一片。

他未曾放弃生的希望,却是从盘龙海域那个死亡之地,来到了无妄大泽这个死亡之地,面对的人不同,但结局貌似没有区别。

...........。

苍茫的大地上,有黑色**在汹涌,那是天庭大军,人潮汇聚海洋,铺天盖地。

此刻,他们各个气血消沉,神情疲惫。

自从接到传讯,天庭大军集体杀出了南楚,丝毫不停歇的飞了一天一夜,饶是准天境,都吃不小了。

他们没有传送阵,想要杀到盘龙海域救援叶辰,便只能靠飞行,这一切来的太过突兀,饶是他们阵容滔天,却还是被传送阵给难住了。

停!

终究,最前方的刀皇豁然驻足了。

身后,天庭大军也随之集体停下,准天境的强者还好,准天境一下的人,在停身的那一秒,便开始剧烈的喘粗气了,各个脸色苍白疲惫。

“前辈,时间紧迫,耽搁不得。”昊天玄震说着,就要再次上路。

“仅靠飞行,何时能到盘龙海域。”刀皇很是强势,大手横天,昊天玄震他们,当场被拦了回来。

“那是我的孩子。”昊天玄震低吼,满眼血丝,紧握的双拳,还有鲜血浸出。

“你也是久经沙场,该知这是什么局面。”有人呵斥,仔细一瞅,乃是黄道公,平日里他倒是猥猥琐琐,现在却是很有前辈风范。

“我没有时间理会这些。”昊天玄震一吼震天,生生震开了刀皇的禁制,“我只知道,我的孩子需要我。”

“糊涂。”天宗老祖一声轻叱,再次拦下昊天玄震呢,“我等皆是天庭之人,怎会见死不救,可如今的局面,我等想的并非是如何救他,而是该想想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盘龙海域。”

“我....。”

“道友,莫要因感情而丧失你的睿智。”有人打断了昊天玄震的话语,抬眼去看,乃是神情冷漠的楚灵玉,“北楚几百万修士,那是何等阵容,足以瞬间毁灭一尊皇者,从我们得到传讯到此刻,整整一天一夜,但叶辰的灵魂玉牌到现在还未碎裂,这一点,便足够说明一些问题。”

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看向了一方,目光无一例外的放在了楚灵儿身上。

“他...还活着。”楚灵儿紧攥着叶辰的灵魂玉牌,绝世容颜有些苍白,美眸中也还有水雾在迷蒙。

“那么庞大的阵容,圣主还能跑了?”太多人的话语都是试探性的,不知该向谁去求证。

“我想,我应该知道他在哪。”人潮中,牛十三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你知道?”所有人目光又都挪到了牛十三身上。

“一看便知。”牛十三拂手摊开了一张庞大地图,乃是整个盘龙海域的地图,甚是辽阔,看来昔日牛家独霸盘龙海域,也不是没有缘由。

“盘龙海域虽大,一旦被几百万修士堵在那里,便觉无逃生可能。”牛十三说话了,说着,他指向了一处地方,“他之所以还活着,应该进了这个地方。”

“无妄大泽?”众人眉头纷纷一皱。

“这不是一种可能,而是绝对如此。”牛十三轻轻点了点头,“除此之外,他别无生路。”

“无妄大泽,大凶之地,也是十死无生啊!”无涯道人脸色难看的说道。

“禁地也并非是十死无生。”刀皇当即摆手,“我曾进过幽冥之谷,是活着出来的。”

“这点我信。”钟江轻轻捋了捋胡须,“叶辰还曾进过荒漠禁地,他能从荒漠禁地活着出来,足以证明他的实力和气运,谁又能绝对肯定,这一次他走不出那死亡之地。”

...........。

噗!

血光乍现,叶辰一条手臂被斩落了,金色的鲜血喷薄,在幽暗的无妄大泽之上,甚是刺目。

他再次败了,蹬蹬的后退了三五丈,待到止住身形,砰的一声半跪在了地上,一口鲜血喷了出去,汹涌的黄金血气,也因之湮灭了一分。

自从黑色叶辰出现,他不知过去了多久。

这里幽暗死寂,好似没有时间诡异,或许已经过去三五天,也或许是三五年,但他知道,他已经战了几百场,可无一例外,都是他败。

他并非是败给了黑色叶辰,而是败给了无妄大泽,他没有那等实力,可以让他在抵抗真元流失的同时,打败另一个自己,天时地利人和,他一样都不占,能坚持在现在还未被绝杀,已是一个奇迹。

如今,他已是强弩之末。

大战带来的消耗、无妄大泽无时无刻不在吸噬,让他耗尽了最后一块灵石。

所以说,从现在开始,他再没有后续补给,纵然他不被黑色叶辰杀死,也会被无妄大泽给耗死。

砰!砰!砰!

对面,黑色叶辰缓缓而来,提着沾血杀剑,许是身体太过沉重,震的无妄大泽都一颤一颤的,出了砰砰声响。

叶辰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默默的盯着对面缓缓而来的黑色叶辰。

黑色叶辰依旧如傀儡一般,双目空洞,神色木讷,脸上没有丝毫人的情感,但他依旧强大,就像是地.狱里来的杀神一般,冰冷无比,要收割叶辰的性命。

然,纵然到现在,叶辰依旧没有放弃生的希望,他有无敌的意志,也有顽强的生命力,越是危机时刻,他就越冷静,不放弃求生的欲望。

“想要活着出去,必须先斩他。”看着黑色叶辰,叶辰喃喃一声,这句话他说了无数遍,但他依旧在说,也尝试了很多次力斩黑色叶辰,但都失败了。

“他是无妄大泽复制出来的我。”叶辰还在轻喃。

“与我同级别,不受无妄大泽吸噬之力的压制,想要杀他,就要比他更强。”

想到这里,叶辰神海灵光一现。

战了这么久,他似是在这一刻开窍了,找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。

比他更强!比他更强!

叶辰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,眼眸被血丝所血丝所遮盖。

怎样比他更强!

叶辰思绪飞转,希望可以找到突破的契机,要在这无妄大泽再次蜕变涅槃。

很显然,这条路行不通。

他虽然已是准天境,距离天境只有一步之遥,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触及到那个屏障,更别说打破他进阶到天境,他如此状态,也不可能完成这个蜕变。

这一次,上苍似乎都不站在他这边,纵然是一路高歌,一年修道,问鼎巅峰,却依旧让他卡在了准天境,想要突破,需要机缘。

而那等机缘,太过缥缈,强如神玄烽、强如夔禹疆,蛰伏了几万年,也只在他渡天劫时寻到那机缘,那漫长岁月的沉淀,他是比不过的,

想着想着,叶辰默默的抬起头,静静的看着缓缓走来的黑色叶辰。

不知为何,在这个场景下,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少什么呢?

少了一些话语,少了一些对战双方该有的台词。

若对面的是霍尊,若对面是曾经的尹志平和吕候,见他如此狼狈,会是什么场景。

扬尘知道,若是霍尊,若是尹志平和吕候,他们必定会肆无忌惮的大笑、放狠话、咒骂,以泄心中的畅快,这是仇人间分胜负该有的桥段。

但,这些通通没有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寂。

该有的话语没有、该有的台词没有、该有的桥段也没有。

为何没有?

为何没有?

因为,他对面,是一具无情的傀儡!

此一瞬,叶辰似若顿悟了,静静的看着黑色叶辰,眸中还山射出一道无比锐利的惊芒,“我有的,你都有,容貌、神通、秘术、灵器、血脉、道身、本源、异象、道则,可有一样,我有,你却没有。”

  

   一秒记住"仙武帝尊xianwudizun.net"
推荐阅读
仙武帝尊

仙武帝尊

作者:六界三道

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(六界三道)最新作品《仙武帝尊》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,仙武帝尊小说,仙武帝尊无弹窗!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仙武帝尊最新章节。页面干净清爽,希望大家收藏!九千年前,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...

都市超级医圣

都市超级医圣

作者:断桥残雪

仙武帝尊小说网提供(断桥残雪)最新作品《都市超级医圣》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,都市超级医圣小说,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!本站最新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。页面干净清爽,希望大家收藏!故事概要:财法侣...

最佳女婿

最佳女婿

作者:林羽江颜

最佳女婿小说网提供(林羽江颜)最新作品《最佳女婿》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,最佳女婿小说,最佳女婿无弹窗!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最佳女婿最新章节。页面干净清爽,希望大家收藏!人死的时候会有意识吗?会,因为我...

豪婿

豪婿

作者:绝人

豪婿小说网提供(韩三千苏迎夏)最新作品《豪婿》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,豪婿小说,豪婿无弹窗!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节。页面干净清爽,希望大家收藏!入赘三年,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。而我,只等...

赘婿当道

赘婿当道

作者:岳风柳萱

赘婿当道小说网提供(岳风柳萱)最新作品《赘婿当道》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,赘婿当道小说,赘婿当道无弹窗!本站最新最快更新赘婿当道最新章节。页面干净清爽,希望大家收藏!《赘婿当道》是吻天的狼精心创作的...

武炼巅峰

武炼巅峰

作者:莫默

武炼巅峰小说网提供(莫默)最新作品《武炼巅峰》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,武炼巅峰小说,武炼巅峰无弹窗!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武炼巅峰最新章节。页面干净清爽,希望大家收藏!武之巅峰,是孤独,是寂寞,是漫漫求索...